8天游平台登陆线路检测

来源:365放假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9-06 09:08:30

电子前线基金会破解了施乐DocuColor打印机包含的代码,同时还发现佳能、兄弟、戴尔、惠普、爱普生和其它厂商的打印机也存在类似代码。杰斯卡表示:“这些打印机并不只在美国销售,欧洲发来的测试页中也包含秘密代码。”到目前为止,施乐还没有就此发表评论。(天外)

新一年度的铁矿石长期合同谈判还没有开始,而中国在谈判中的强势地位却已今非昔比。昨天,在青岛开幕的2005年第五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上,虽然供需各方对目前铁矿石市场到底是供过于求还是供不应求各执一词,但对此“形势”已达成共识。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宝钢、武钢以及国际三大铁矿石供应商昨天悉数参加此次研讨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正式的新一年度铁矿石谈判将在12月中旬开始,宝钢将代表国内钢厂与三大铁矿石提供商谈判,日本方面则以新日铁为主导,欧洲方面仍然派出阿塞洛钢铁公司。目前,对2006年铁矿石价格谈判有两种声音:以巴西CVRD、澳大利亚的力拓集团和BHP为代表的供应方认为,铁矿石2006年将与今年一样供应紧张,铁矿石价格应在2005年的基础上继续上涨;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的钢铁企业及日本、欧美的钢铁企业则认为,2006年铁矿石供需状况将趋缓,价格应在今年涨价71.5%的基础上回归合理价格。

由于世界其他市场相对稳定,现在的铁矿石市场对中国的增长变化最为敏感。

世界钢铁业三大巨头之一—澳大利亚力拓铁矿公司销售市场主管IanBauert称,公司正在迅速提高产量,主要是为应对中国市场需求的强劲增长。去年,中国市场进口增长已相当于全球市场增长量的80%,中国粗钢产量已从占世界的10%上升到了25%。

CVRD铁矿石部商务董事NelsonSilva同样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说,中国是铁矿石需求增长的动力,接下来仍将引领全球钢铁业的增长。预计到2015年中国每年钢铁消费量将达到5亿吨,对铁矿石的进口将以13%的速率增长,从而支撑全球海运贸易铁矿石需求。

有数据表明,1-8月份中国生铁增量为5383万吨,比全球增量多632.4万吨,扣除中国后,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的生铁产量同比下降了2.06%。“这说明全球铁矿石海运贸易量的增量基本上流向了中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分析道。

“现在,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可抵三个国家,今年的谈判,中国应挑起这个担子。”武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总公司物资供应公司总经理陈先文表示。

罗冰生预测,中国2006年钢铁产量虽继续增加,但增幅将比今年明显下降,所以对铁矿石需求不会有太大增长,增幅将比今年下降8个百分点以上。另外,2006年全球海运贸易铁矿石供应方的增量预计增加6200万吨以上,而中国同期的需求增量只有4500万吨,在满足中国需求增长后,余量还可以供应其他国家和地区。从这个意义上说,明年全球海运贸易铁矿石将趋于供需平衡,有可能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因此,2006年的铁矿石的价格应向合理价位回归,即价格向下调整。”

不过,世界三大铁矿石巨头一致坚持:“中国需求仍将增长。”LanBauert表示,中国钢铁需求尽管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但人均铁矿石只有发达国家的一半,还有很大增长空间。虽然去年铁矿石价格暴涨71.5%,但澳大利亚力拓铁矿公司销售市场主管Bauert认为,在过去的20多年里,铁矿石价格在真正意义上每年下跌1.5%,与1980年的高峰相比,铁矿石当前的年度价格仅上升了3%。而必和必拓(BHP)炭钢原料部负责铁矿石销售的副总裁PeterToth也一再强调,中国目前现货市场75美元每吨的铁矿石价格,依然大大高于澳大利亚以及巴西和中国钢厂签订的年度长期合同价格,且由于距离原因,澳大利亚铁矿的到岸价还是远远低于巴西铁矿石价格。

特别声明:此稿件为第一财经日报授权财经独家网络发布,如需转载请致电财经,财经保留此稿件的网络版权及法律追诉权,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本报讯(记者刘奇)在马可尼出售的消息传出3个月后,其最终赢家终于浮出水面。昨天,爱立信中国公司宣布,爱立信和马可尼已于当天签署正式协议,以12亿英镑的报价收购马可尼大部分电信业务,马可尼约75%的业务和资产将并入爱立信。

爱立信正式并购马可尼,也标志着此前计划收购马可尼的华为最终退出了竞购。此前业内传言,华为计划收购马可尼的价格约为6.82亿英镑,低于爱立信的报价。

爱立信中国公司公关总监屠敏透露,目前爱立信中国公司尚未收到瑞典总部的通知,以决定关于马可尼中国公司和其分支机构在收购中的去向,但如无意外,相信和被收购的马可尼资产有关的马可尼中国公司雇员将会被并入爱立信中国公司。

电信专家王煜全认为,相比爱立信的12亿英镑报价,华为的退出是理智的选择。王煜全称:“华为2004年销售额为462亿元人民币,其海外销售额约22.8亿美元,如果按照爱立信的12亿英镑(相当于21亿美元)报价,华为收购马可尼,需要支付相当于其海外市场一年销售额的现金,压力太大。”

明日,G上汽大股东将再度开始增持,其增持方式是以集中竞价方式挂单3.98元买进,昨日,G上汽大幅反弹,涨6.96%,收于3.69元,成交放量,显示有资金意图套利。

今日,G上汽能否收在3.62元就成了明日能否套利的一大前提。当然,套利远不是这么简单,还有明日的抛盘量、卖价等因素,其中风险不可小视。

这两天,最吸引人眼球的不是大盘的下跌,而是G上汽(600104,昨收盘3.69元)复牌后的上蹿下跳。

复牌首日,G上汽大跌33.14%,上汽集团投入的6.5亿元增持资金也如同泥牛入海,上汽集团账面损失近1亿元。而在昨日,G上汽大涨6.96%,上汽集团亏损缩小至5000万元以内。

“肯定是有人看中了我们还将投入近4亿元资金,于是在今日买进,以便进行套利。”上海汽车(资讯行情论坛)董秘办的相关人士昨日表示。根据公告,明日起G上汽大股东重新实施增持,除非公司股价不低于每股3.98元或10亿元用尽。

该人士还表示:“从10月27日起,在连续两个月内,我们将持续在3.98元挂单委托买入上海汽车,除非资金用完,但如果3.98元超过了当日的最大涨幅,则委托将属于无效委托。也就是说,如果10月26日的收盘价低于3.62元,那么,我们在10月27日将无法买入。”

目前,上汽集团承诺的10亿元增持资金还有34807.6万元没有使用,如果以3.98元买入G上汽,还可以买入8745.6281万股。

明日该股是否能达到3.98元,而今日买入,明日是否还有套利机会呢?分析人士称,这取决于今日收盘价、明日抛盘数量两大条件。股价:今日攻上3.62元

根据交易规则,个股单日最大涨幅为10%,3.62元×(1+10%)=3.98元。也就是说,今日收盘价能不能达到3.62元及以上是明日G上汽大股东以3.98元的集中竞价挂单有效的先决条件。

在此情况下,明日将无法实现套利,今日如果买入G上汽,套利时间将延后。而上汽集团承诺的增持期为两个月,增持期一过,套利机会就不存在了。

此时,上汽集团3.98元的买单有效,投资者就有机会以一个较高的价格将股票卖给上汽集团。

在满足第一个条件之后,明日能否套利成功,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明日开盘时抛单较小,最好不要超过9000万股。

由于上汽集团明日仅能再增持8745.6281万股,目前该股流通盘为131695.16万股,除开已增持的16380万股,还有115315.16万股可流通。如果这些股份全部在明日抛出,显然不可能都成交。

华夏证券汽车行业研究员宋炳珅指出:这其中有一个博弈的过程。G广控、G宝钢的例子在那摆着,增持计划一旦完成,短期内就很少有大资金去买。这样,很多G上汽的持有者一定会在明日卖出。

如果这115315.16万股中很大一部分在明日抛出,而上汽集团的买单不到1亿股。为了能抛出,肯定有人会考虑挂出低价,而不挂3.98元去卖,甚至可能挂跌停价以确保成交。按照集合竞价的规则,G上汽的开盘价肯定会低于3.98元,在3.62元之下都有可能。如果你的成本价高了,就很可能被套。

宋炳珅表示,这段时间G上汽的股价和基本面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从长期来看,公司的基本面难以很快好转,并不是一只较好的长期投资品种。记者毛晋楠

2005年无疑是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多事之秋。民众和网络不绝于耳的批评和指责,使一向风光无限的主流经济学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对中国经济学现状的认识和评价,可能将成为我们对改革路径的反思和探讨的由头。日前,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对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进行了专访。

《中华工商时报》:在过去20多年的改革历程中,中国思想界的舞台上几乎只有经济学家在长袖善舞,经济学家因对政府决策独特的影响力而成为社会科学界最为耀眼的明星。与此同时,我们几乎听不到来自其它学科的任何声音,你怎样看这种现象?

丁学良:我想这是因为在过去长达25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把一个社会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以及建设和谐社会这样的更高目标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设计我们改革的制度和政策。我们总是在一段时间里,让一个目标压倒一切目标,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的改革出现了很大的偏差,一些利益集团已经建立起来,等我们要纠偏的时候才发现要付出的代价已经很高。

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国的思想界几乎听不到其它学科发出的声音,而老是经济学家在唱独角戏,就是因为在这些年里,很多人误认为发展经济就是经济学的事情。其实不是,在任何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里,经济的发展都是一个系统工程。在这个系统工程中,法律、社会学、政治学包括经济学本身还有不同的学科,他们所起到的作用都是在某一个具体政策上。不同学科发挥的作用可能不大,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像社会学重视的是社会结构和社会公正,法学重视的是程序的公正,而政治学最重视的是政府的效率和成本。不可以剥夺其它学科只让某一学科讲话,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特有的研究重点,这就是为什么在英文里,社会科学是复数而不是单数。只有让不同学科的人在一种正常的、常规的方式下,互相对话、互相辩论,然后才能让决策层汲取不同学科的合理经验,使之变成一个综合工程中的合理元素。

丁学良:在西方经济学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经济学并不是一个公共的学科,经济学和物理学、数学一样,所讨论的都是非常专业化的问题。经济学怎么可能变成一个很Public(通俗的)的学科呢?

中国的经济学太热闹了,什么人都可以说自己是个经济学家,什么问题他们都敢谈,这说明中国的经济学还远远没有走到经济科学的门口来,经济学在中国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科学,严肃的学科一般不可能是闹哄哄的。

《中华工商时报》:您怎样看由经济学家倡导并参与制定的政策所造成的失误,如教育改革?

丁学良:在过去很多年里,中国很多所谓的经济学问题其实都不是经济学问题,在国际上,这些问题属于其它学科研究的领域,就是因为不让其它学科讲话,才出现了搞经济研究的人什么都可以谈的情况。再加上在中国,经济学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科学,所以很多不是经济学的思考方式和讨论方式,最后都以经济学的名义在说话。这样提出的建议和对策不出问题才怪。

《中华工商时报》:为什么最近一、两年民众和网络对主流经济家有那么多的批评和指责?

丁学良:民众和网络对主流经济学家的批评,原因很复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把太少的精力用来做经济科学研究,把太多的精力用来为某一利益集团说话。在中国的经济学家中,你能找到为不同产业代言的人,在西方也能找到,但很少。西方从事经济科学研究中最优秀的人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人只能受银行、投行的雇佣,从事产业经济学的研究。中国绝大部分所谓的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和西方国家银行里的经济分析师比较像,他们是为一个产业说话,只是水平还不如他们。国外最好的经济学家都是在全世界最好的经济系当教授、做研究。

丁学良:最多不超过5个。国内有的著名经济学家连在国际上最好的50个经济系里当研究生的资格都不够。有的经济学家还没有对经济科学做什么样的贡献就想着获诺贝尔奖。

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首先要把经济学当作一门科学来对待,而不能把它当做个人发财、出名和当官的路子。如果那样的话,是不可能在经济学领域做出独立的研究来的。在西方,也有经济学家当大官,但他们是在经济学领域做出非常独立的、优秀的研究后,才短期进入政府或大银行等部门,然后他们会很快就回到经济科学的研究中,而并不是研究做的不怎么样就开始想着赚钱和当官。

晨报讯(记者高翔)昨日,北京的财经观察员水皮在一篇名为《谁挟持了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的文章中批评说,在最近的股改中,一些机构投资者正在成为挟持股改的力量。

文章说:“目前主导股权分置改革的不是投资者,不是大股东,甚至也不是管理层,而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其中的代表不是别人,正是基金……”

由于这一批评触及了目前股改中的最新症结,且列评了西山煤电(资讯行情论坛)的例子,引起了市场人士的关注。

在西山煤电近日结束的投票中,总持有量位居流通股第一位的基金易方达希望把10送2.8的方案提高到10送3,并因此公开投了反对票,但最终由于基金同行集体投赞成票导致否决方案流产,而易方达距“成功”只差不到300万股的投票权。

此事引出市场关注的一个话题:易方达这样优秀的基金投了反对票,其他的一些普通基金公司为什么投了赞成票?投赞成票的基金代表的又是谁的利益?其为什么不能和易方达形成共识呢?

对此,记者昨日下午连线了西山煤电董秘宁志华,他否认有“内幕交易”,他说:“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易方达要投反对票,除了他们之外的24家公司可全是赞成票啊。”宁志华坚称,西山煤电“不可能有猜测中的‘内幕交易’,更不可能像传言中的一些公司那样‘买票’过关”。

北京一位券商表示,买票过关的问题只是个案,由于证监会今年是铁了心要将股改搞成功的,因此,监管一旦上来,就可以为股改保驾护航。他说,由于保荐人做成一笔股改生意是150万元的费用,文章提及的情况在一些营业部有所发生,“谁希望到手边的150万元飞了呢?对想投反对票的投资者适度公关可以理解”。

10月11日,“长沙市反腐倡廉五年成果展览”开幕。这个展览历时一个月,集中曝光了近5年来长沙21个大要案例,其典型之一是长沙市商业银行原行长张烨案。

经查证,张烨在担任长沙市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长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行长期间,帮助彭建平获贷5.5亿元,后者转而将资金投入泰阳证券和恒信证券,以及其在长沙的房地产项目。彭向张烨提供现金及实物作为回报。

今年2月24日,经长沙市中院二审判决,张烨因受贿罪获刑7年,没收其非法所得上缴国库;5月27日,彭建平因行贿罪被雨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处40万元。

湖南省纪委上述高官告诉记者,此案发生于2001年至2004年,期间正值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样板”———长商行股权频繁变更之际。随着此案终结,围绕长商行、德隆系、鸿仪系之间的资本故事,也日渐水落石出。

张烨出任长商行行长的时间并不长,其升迁之路与长商行1998年的一个增资扩股有关。

长商行成立于1997年5月,由1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而成。长沙市政府作为最大的发起人股东,持股比例超过40%;第二大股东为湖南“电信系”,包括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和天辰通讯(现为长沙电信控股子公司)等电信企业,持股总量超过30%;而余下不足30%的股份,自然人股东和上千家中小企业零星持有。

由于总资产一直徘徊于30亿元至40亿元之间,且不良资产占比高达60%,长商行于1998年增资扩股。

按当时的方案,长商行增加1亿股,来自湖南“电信系”的七家公司,各认购数量从1000万元到1500万元不等的股份。此番变故之后,“电信系”以总量达到53%的持股比例,取代长沙市政府成为长商行第一大股东。

原本由长沙市政府委派的董事长和行长,在2000年的董事会换届中双双出局。“当时‘电信系’准备推荐湖南电信实业集团投资部经理洪星出任长商行的董事长。”天辰通讯一位高管告诉记者。

但“电信系”的计划受到来自长沙市政府的阻力。僵持之下,洪星仅出面担任长商行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则由分管商贸工作的长沙市政府副市长向力力出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365fangjia.cn all rights reserved